返回

丁香婷婷综合校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zbjieteng.com
     丁香婷婷综合校园 (第1/3页)
    
    龙无名懒洋洋的躺在禁地的池塘边上的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瓶茅台喝着。阳光照在那张带着微笑的脸蛋上,那里看的出前几那半死不活的样子。

    前几天“虎鹰”的队员们用直升机用最快的速度把龙无名从yn运回龙家,刚到家的龙无名把整个龙家庄的人给吓坏了。龙无名全身上下破败不堪,脸上一丝的血气都没。把龙霸天等人吓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急忙把龙无名抱到禁地去找王二治疗。

    还好王二和几位老祖查看了龙无名伤势后,得出结论这小子是使用神器而引发的吞逆,全身的真元被逆转了,暂时还死不了。龙霸天等人才把心放下。

    接下来的几天王二用自身的仙元帮龙无名调理伤势。也只有龙无名这个怪胎受的了王二的仙元,这不,才几天的时间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部完好,又活泼乱蹦了。

    在龙无名伤势这段时间,主席等人也纷纷关心来电询问龙无名的情况,在得知龙无名已不大碍的情况下也放下心来。“虎鹰”队员们知道自己的教官没事后,个个都更加把劲的训练自己,修炼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自己等人的修为再高点,教官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

    恨无走到龙无名身边坐了下去,龙无名迷着小眼望了下恨无。从九龙戒中拿出一瓶茅台扔给恨无,恨无接到龙无名扔过来的茅台直接打开喝起来。

    恨无在前段时间已经带着千年雪莲来到龙家,在龙无名的安排下。让王二帮忙恨无疗伤,现在都快全愈,剩下的是调理身上的修为。而金丹破损也只有王二这名大罗金仙有办法帮助他,所以他还留在这里修养着。

    恨无喝了几口小酒,开口向龙无名问道:“龙兄这次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以你现在的修为,我相信在地球上应该没有那位可以伤的到你啊!而且我还没听说地球的那个门派里有大乘期的高手。”

    龙无名坐了起来,懒洋洋的伸了伸手说道:“如果是人伤我的就好事了,m的,那我现在肯定去把他们门派闹的鸡飞狗跳的。问题不是人伤我的。”

    恨无听了龙无名的话,不由的为那个以后惹到龙无名的人或是门派先祈祷着。如果是以前龙无名说这句话,也许恨无会嘲笑他下。但是自从他来到龙家的禁地后见到王二,他才被龙无名的后台实力深深的震撼着。

    一名修为不到渡劫期的人,身边却带着一名仙君的保镖。娘滴,这是什么待遇都不知道,要知道仙君就算在仙界也是属于高手中的高手。就是仙帝一般也要以礼相待的,可是在龙无名边上却是当保镖,这人不人会气死人的。

    恨无不由的好奇的向龙无名问道:“那龙兄弟你是被什么所伤?而且你刚到家的时候那个伤势啊!就是一般的门派想治好你也得废很大的劲的啊!”

    龙无名望自己的嘴巴里狠狠的灌了几口酒,开口说道:“娘滴,别提了,这人倒霉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倒霉。我原本以为只是些小僵尸而已,就带着那些队员去训练实战下。md,谁知道碰上了旱魅,没办法娄,只好战。这不搞的我一身的伤,郁闷啊!”

    恨无听到龙无名说是旱魅,不由的吓了一跳。也确实只有旱魅这种堪比大乘期的怪物才可以伤到龙无名的。不由的为龙无名感到庆幸,可以从旱魅的手中活下来。而且是斩杀旱魅,这可不是靠运气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自身实力问题。

    看来龙无名说他只有渡劫期修为,但是他怎么又可以斩杀比大乘期还要凶猛的旱魅呢?不过恨无也没开口去问,他知道有些事龙无名如果想让他知道,他自己就会说的。他不说,自己也不想去问这么清楚。

    恨无幽幽的开口说道:“龙兄,再过一个星期再下就要离开这里了。此次得到龙兄的救助,恨无大恩不言谢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的话,你一个消息来,在下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龙无名摆了摆手道:“恨兄,我最讨厌这套繁文录节的。既然我们是朋友就无须再多言了吧?”

    恨无呵呵的笑了起来,开口说道:“龙兄还是这样快人快语,我就喜欢龙兄这种脾气,和我最对胃口了,今天我们不说别的,就让我好好的陪龙兄喝下酒。”

    夜幕降下来了,可是在禁地里却不分白天与黑夜的。池塘别的龙无名和恨无二人是越喝越兴奋,真是人生得一知己,千杯少。二人的身边放满了空瓶子,二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因为喝的时候二人就说过不允许用真元化酒精。而是真正的靠酒量还的,这不?二个人都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着。

    而同一时刻,在bj城郊区的一个平民屋里。一位美丽的女子摸着自己隆起高高的腹部,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孩子,你是不是也想你爸爸了。其实妈妈也很想他,可是妈妈又不能去打扰他的幸福,等你生下来了,妈妈会把你送到他的身边。我相信你爸爸会好好的培养你的,会让你过上好曰子的。”

    说完拿起面前织了一半的毛衣接着织起来。织着织着,突然腹部一阵的疼痛,李梅不由的哼了起来。在门外的父亲听到李梅的叫声,马上推开门进去扶起李梅叫道:“闺女,你怎么样了,别吓爸爸啊!爸爸现在可只剩下你了。”

    李梅忍着下身的阵阵疼痛开口说道:“爸爸,女儿不孝,没听你的话。我看我应该是快要生了,放在我的书桌抽屉里有封信,等孩子生下来了。你按信上面的地址把孩子和另外的一封信送去,我相信他会好好的照顾孩子的。”

    李梅的父亲满脸泪水的说道:“闺女啊!到现在你怎么还不肯说这女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我怎么问你,你都不肯说。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不允许生孩子的,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是你爸爸我没用的啊!”说完站起身来从抽屉里拿出二封信,一封是写过自己的。一封上面只写着龙无名亲启。

    李梅的父亲见自己的女儿晕了过去,马上把手上的二封信放入口袋,抱起李梅匆匆的赶向医院。

    杨文和李宾最近的曰子过的蛮潇洒的,这不。天天的有时间就修炼下,空余的时候杨文和李宾二人就约了下,一起到酒吧喝喝小酒,调调情调。这不,今天喝到了10点多,开着车子往学校方向跑。

    车子在经过贫民区的一个转弯处,杨文只觉的旁边路口有人好象冲出来似的。马上一个紧急刹车,只见面前的物体没了。杨文和李宾吓了一跳,马上二人下车查看下情况。只见一名中年的男子抱着一名大肚子的女子坐在地上,那名中年男子挣扎的要起身。

    杨文不由的关心的上前帮忙扶起中年男子关切的问道:“这位大伯你没事的吧?”

    中年人望了望杨文不由的痛哭起来,这贫民区平常这时候是根本拦不到车子的。李梅的父亲心急的受不了,自己倒先痛哭起来。

    杨文皱了下眉头,望着这中年人手里抱的应该是他的女儿,应该是快生了。不由的关切的说道:“快,快上我的车子,我送你们到医院去。”

    中年人听到杨文这么一说,不由的连忙谢道:“谢谢你,谢谢你,你这个好人那。”

    杨文对着李宾叫道:“老二,快点过来帮手下。”

    李宾和杨文二人轻轻的把李梅给抬到车子上,杨文开着车子就朝市中心医院飞奔而去。一路上李宾和杨文安慰着中年人,一边鼓励着李梅坚持住,医院马上就到了。杨文一路上车速没底于100码以下。

    经过十几分钟的狂奔,车子安全的到达了市中心医院。杨文和李宾抱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二人下车帮着医护人员把李梅送进手术室。

    李宾和杨文二人在一旁安慰着中年人,没过一会儿。手术室里走出一名护士,对着三人问道:“谁是产妇的家人亲属?”

    中年人马上回答到:“我是,我是,我是她的父亲。”

    护士用责怪的语气说道:“你们怎么当产妇的爸爸,难道你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生小孩的,产妇患有先天心脏病的。这生小孩是件大事,万一她挺不过去了就一尸二命了,现在她的丈夫在不在?我们需要他的签字,还有你赶快去把押金给交了。”

    中年人忧郁了下,对着护士扑通的跪下说道:“护士小姐,你们能不能先救我女儿下,住院的钱我明天给你们交上来好吗?”

    护士厌恶的表情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中年人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道:“我也做不了主的,你想你女儿安全,就赶快去交下押金。拖的越晚你女儿就越危险,还有赶快把你女儿的丈夫找来签字。”

    杨文和李宾见这名护士的态度,不由的二人皱了下眉头。杨文和李宾上前扶起李梅的父亲,对着护士开口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就一点钱?你们还装什么救死扶伤的,真是鄙视你们。”

    说完话,杨文拿出一张金卡对着李宾说道“老二,你把那单子拿去把钱给交了,顺便给我压三十万进去,给我用最好的药什么我都要最好的。”李宾点了点头,也没拿杨文的金卡,就接过护士的单子朝交钱处走去。

    护士听了杨文的话,她本想反驳一下。但是见到杨文和李宾二人那种气势,不由的收起声来,杨文身上散发着那种大富大贵的气势,光看他手中拿着金卡就知道是有钱人。而李宾给她的感觉则是一种当官的威严,一种生长在上位者家庭中的威严。

    李宾匆匆忙忙的交完押金拿着押金单子回来,杨文接过李宾的单子递过李梅的父亲。说道:“伯父,这是押金单,你收好了,里面的钱应该够用了。你可以放心了。”

    李梅的父亲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杨文伸过来的押金单,“扑通”的往二人前面一跪开说道:“你们二真是好人那,我父女二谢谢你们了。这大恩大得我们父女两只有来世再报答你们了。”

    杨文和李宾马上扶李梅的父亲说道:“没事的,我们也是刚好碰上了,换一个人只有有心的人都会帮忙的。”

    护士在旁边拿出一张家属签字的单子对着李梅的父亲说道:“你们赶快找到产妇的丈夫来这里签字,我们好安排后面的事,别拖拖拉拉的耽误产妇的时间。”

    李梅的父亲不由的忧郁了一下,杨文和李宾见他忧郁。不由的开口说道:“伯父是否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们听下,也许我们二个可以帮到也不说不一定?”

    李梅的父亲望着杨文和李宾那发自内心的话,不由的感动了下。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女儿的朋友是谁,我问了她好几次,她都不肯说。我早就劝她把孩子打掉,但是她不肯。她说什么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我只从她留给我信里知道这个男孩子叫龙无名,是qh大学的学生,其它的我也不知道。”

    杨文和李宾二人被李梅父亲的话给“雷”到了,二人不由的一愣,傻眼了。龙无名?这不就是老三的名字?而且人家还知道他是qh学生,这算算时间。还真是那时候龙无名还在学校的期间,莫非这孩子还真是老三的?

    李宾对着杨文点了点下头,杨文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龙家的电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zbjiete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