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也撸在线视频网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zbjieteng.com
     他也撸在线视频网址 (第1/3页)
    
杨瑞睁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吧?这怎么可能是叶幕会说的话?
如果要拿这个家伙的安全来换信物,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交易终止。
交易终止……交易终止……这几个字不停在她的脑海中回旋,就像是小鼓槌般一遍又一遍地敲打着她的心脏,令她的心跳不停加快,快到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阿布敛起了笑容,眼中闪动着冰冷的光芒,“没那个必要,我会保证她的安全。”
“你?”叶幕轻轻挑了挑眉梢,表现出了几分不以为然,似乎对方说的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阿布的眼角猛烈地收缩了一下,提高了音量,“对,我。”
听到这个简洁又坚决的回答,叶幕这才正眼打量起了他,而阿布也一反常态地迎上了他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有瞬间的对撞,仿佛有冰冷的金属光泽一闪而过,滋生出了一种奇特而诡异的气场。
杨瑞此时的心跳已经逐渐平缓下来,可她没想到回过神后却看见这么一幕,额上不由冒出了一排华丽的黑线。
“姬玛妮,你也觉得我没用是吗?”阿布忽然转过了头,用一种略带伤感的眼神注视着她。
一旁的叶幕有些不爽地皱了皱眉,显然觉得这个名字极其不顺耳。
在逆光处阿布的面孔模糊不清,但杨瑞却清晰地感觉到他那种无奈的伤感,甚至可以看见那阴媚的眼眸中淡淡的流光,似乎有几分渴望,几分期待,几分祈求,还有那种想要证明自己的迫切感。
“我……留在这里。”她抬起头看着叶幕,以没有丝毫犹豫的眼神表明了自己的决定,“我相信他能保护我。”
是,她想给阿布一个机会,她想用自己的信任做一次赌注。
她想让他明白,他有保护别人的能力,他并不是那么没用的。
还有……为了那件信物,她也不想半途而废。
叶幕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也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悦的迹象。相反,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浅笑,勾勒着漫不经心的弧度。可杨瑞还是留意到了他那双异色眼眸深处呈现的幽暗,仿佛里面有无底的深渊,随时随地可以将一切生物卷入其中。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在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
看着他优美的侧面线条,杨瑞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听他忽然又轻轻笑出了声,“好,那就随你便,反正你是死是活也和我无关。”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他的身影就如一股轻烟般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在生气,他绝对在生气。杨瑞强烈地感知到了这一点,心里又是失落又是内疚。
他明明是因为担心她才过来的吧……甚至还说出了取消交易那样的话……
可是……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想拿到那件信物啊。
阿布侧着头静静地凝视着她,那双妩媚迷人的眼眸里闪过一瞬间的紊乱,原先那患得患失的阴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坚定无比的自信。
“姬玛妮,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过的话,他又再次重复了一遍。
杨瑞微微一笑,朝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那就全靠你了。”
此时,位于大马士革南部的一栋别墅中,帅哥三人组的其他两位成员正百无聊赖地对着手指。这座华丽昂贵的欧式别墅同样是属于维亲王的名下,除此之外在世界各地好像都有他的不动产,实在让人怀疑他所管辖的一族是血族世界里最善于敛财的。
“小维,你怎么看?”弗朗西斯冷不防地问了一句。
维这次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你是指——小幕吗?他向来是口不对心。”
“小维你倒是清楚的很,”弗朗西斯笑了起来,“一听苏特来了大马士革,这个家伙嘴上说着什么无所谓,一转身就去找小瑞了。我看他是想把她带回来吧。”
维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到了身后蓦然起了一阵阴风,回过头时只看到一个身影迅速掠过大厅,径直进入了最后一个房间,随后就传来了“咣”的关门声。
两人面面相觑,默然无语,好半天弗朗西斯才先发出了声音,“是小幕?”
“嗯。”小维还是那么淡定。
“他一个人?”
“嗯。”
“他——好像在生气?”
“嗯。”
“不知是不是因为小瑞的关系……”
“嗯……嗯?小瑞是谁?”
咣当!这次是弗朗西斯崩溃地一头栽在了地上。
第二天夜晚很快就来临了。
今天的晚宴是绝对私人化的,因为入席的人一共只有三位,阿兹姆,阿布和苏特。
核桃木长桌上放置着晶莹剔透的捷克水晶杯,杯子中的腥红色液体在淡淡的光线下微微荡漾,泛起了一片浮光潋滟,看上去就像是溶化了的红宝石般魅艳诱人。
除此之外,桌子上任何多余的食物都没有。若大的一张桌子上只有三杯红色饮料,这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对于血族来说,这些比红宝石更加迷人的新鲜血液无疑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苏特在餐桌上并没有谈论关于叶幕的事,反而颇为关心地询问起了阿布的事情。阿兹姆显然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一下子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自然也将他新交了女朋友这件事抖了出来。
“这个女孩应该是够特别吧,要知道这可是上千年以来,我们阿布头一次将女朋友带回家,”阿兹姆谈起自己弟弟的时候,完全就像是慈爱的兄长,让人根本无法将他和残忍的吸血鬼联系在一起。
“听你这么说,我倒也想见见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孩了。”苏特伸手拿起了杯子,优雅地抿了一小口,他那淡定自若的姿态就好像高级品酒师在细细品尝着优质的法国红酒。
“只是一个普通女孩而已。”阿布不动声色地接过了话题,想要终止这样的讨论。
“不管是普通还是与众不同,阿布,你要记住,”苏特的银蓝色长发在灯光下闪耀着死神镰刀般的幽幽光泽,“那个女孩始终是人类,换句话说,她们是我们的食物,而我们,是他们的捕杀者。”
==================
阿布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现在的他只是在心里寻思着到底该找个什么借口离开这里。虽说杨瑞已经照他的吩咐乖乖待在房间避免外出,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不安。
只有在她的身边,才能好好保护她吧。
“对了,苏特,最近我收集到了一件好东西。”阿兹姆的眉宇间挑起了几分难掩的得意之色,“就是传说中的血杯。”
“血杯?”苏特听到这个名字似乎也来了几分兴趣,立即接过了话题,“就是那个能自动溢出鲜血的魔杯?听说这个杯子只要沾过谁的鲜血,就会溢出谁的鲜血,而将它喝下去的人也会在短时间内拥有这个人的力量。”
阿兹姆点了点头,“不错,听说这个血杯还有一个秘密,不过我也不大清楚。”
“哦?”苏特的眼底微微一闪,“那么真是要好好见识一下。”
“阿布,”阿兹姆侧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弟,“你去把我的血杯拿到这里来。”
对于这个提议,阿布自然是求之不得,立刻就起身离开了房间。不过他的目的地并不是收藏血杯的地方,而是——另一个比这里更重要的地方。
淡淡的月色笼罩着大马士革,为这座古老的城市平添了几分优雅古朴之美。此时,城内大大小小的清真寺里都回荡着低沉而神秘的祈祷声,无数虔诚的阿拉伯人正在这里同时衷心赞美着真主阿拉,仿佛每个人的灵魂也随着这祈祷声在过去与现实间游走。
杨瑞站在窗台边望着月光下的古城,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祈祷声,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一连串的疑问她的脑海中不停闪过——苏特真的是因为他们才来到这里吗?接下来他又会怎么做?派出更多的杀手还是……
不管怎么样,只要搜集齐七件信物,打开回忆之镜的封印,到时就能证明叶幕的清白了吧。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叶幕这个家伙现在不知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生气?为什么……一想到他生气的表情,心里就莫明其妙的不舒服?
又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介意这个家伙的反应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吱呀一声,房间的门忽然被推了开来。杨瑞惊讶地抬起头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的褐发男子正站在门口。看到屋子里的人,那男子的神情似乎也有些愕然,脱口道,“抱歉,我想我走错了房间……”
说还没说完,男子的瞳孔骤然一缩,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无比诡异,不敢相信地直瞪着她,喃喃说了一句,“咦?你不就是叶幕身边的那个女孩——”
听到这句话,杨瑞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麻,一股森冷的寒气迅速从背脊上爬了上来。她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男人的肤色白得不似正常人,浑身上下似乎散发着一种非人类的冰冷气息。
她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男人居然认得自己,难道他是——苏特身边的血族成员?
时间已容不得她多想,那男人在反应过来之后就眼露凶光,准备向她发起攻击。但杨瑞也不是泛泛之辈,她早就先他一步,敏捷地拿出了窗台边的铜烛台,狠狠地对准他的头部扔了过去!
只听当的一声,沉重的烛台顿时在他的额头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紫红色的血液立刻从那个部分泉水般涌了出来。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同一时刻这个伤口却又开始自动愈合。
果然是吸血鬼!
苏特身边的……吸血鬼!
杨瑞在证实了这一点后又立刻褪下了自己的银手镯,现在自己身边能用来对付吸血鬼的东西也只有这件了。
还没等她再次动手,不可思议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就像是喝醉了酒般,那个吸血鬼毫无预兆地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如幽灵般出现在吸血鬼身后的那个偷袭者,居然是——
“阿布!”杨瑞诧异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阿布飞快地将门关上,随即又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杨瑞,在确认她没什么事时才似乎松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是苏特身边的人,被他知道你在这里就不妙了。”阿布瞥了一眼那个吸血鬼,“放心,他现在已经晕过去了,不会伤害到你。”
“阿布,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吃晚饭吗?”杨瑞对于他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感到有些惊讶。
阿布像是孩子般地撇了一下嘴角,“我说过要保护你,我不会让叶幕小看我。”
杨瑞想起了他之前和叶幕的对话,不由轻轻笑了起来,她笑得无比真诚,无比坦率,“看来我的选择没有错。阿布,谢谢——你刚才保护了我。”
阿布微微一愣,眼中仿佛有什么闪动了一下,又立即隐没在了眸底。他一反常态地没有趁机说些轻佻的话语,而是沉默了几秒,清晰地回了一句,谢谢。
杨瑞明白这个谢谢的涵义,她抿了抿嘴角,也报以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银色的月华自深远的天际缓缓落下,透过半阖半开的窗子倾洒进来,映出了一地凌乱的月光碎片,点点莹光浮动,隐约带着一种特别的柔和。或许是受到了如此撩人月色的蛊惑,阿布的眼神不知不觉变得深邃起来,空气里也似乎暗暗涌动着几缕暧昧的气息。
杨瑞稍稍侧了一下脸,像是想要避开对方灼热的视线。但就在转头的一瞬间,她发现那位被打晕的吸血鬼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口中还含糊不清地发出了声音,“阿布少爷,这个女人就是苏特大人要找的人……我必须去告诉苏特大人……”
可怜的他显然还不清楚刚才的凶手就是眼前的这位阿布少爷。只见阿布的脸色一敛,妖媚的双眸仿佛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杨瑞听了这话也是微微一惊,一时倒也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如果让他出去的话,一定会告诉苏特,但如果要阻止他的话,让他闭嘴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
她下意识地望向了阿布,却意外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稍纵即逝的一丝杀机。
杨瑞的心里更是一惊,难道阿布想要……
“你确定这就是苏特大人要找的女人?”阿布忽然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还是请苏特大人来确认一下比较好。”
那吸血鬼一愣,似乎觉得阿布说得也有道理,就转身朝门外走去。
杨瑞一边在脑子里思索着应对的方法,一边朝四周张望。不远处一件银闪闪的东西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居然是一把纯银的餐刀。
作为血族的居所,这座别墅内是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和银有关的器物的。对于血族来说,银从来就不是一样令他们感到舒服的金属。所以,这把餐刀的出现实在有些诡异。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几分钟前,这把餐刀还没有出现在这里。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阿布打算故伎重演的时候,那个吸血鬼却忽然掉转了方向,直冲着杨瑞走了过来,并迅速地抓住了她的手低声道,“阿布少爷,我看还是带她一起去见苏特更加合适。”
阿布神色微变,但立即又恢复了正常。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朝旁边一瞥,似乎眼底暗光一闪,唇边却浮上了一丝笑意,“你说得没错,那么我们就一起……”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他已经伸手夺过了那把离他也不远的银餐刀,借着靠近那个血鬼的机会,准确无比地将餐刀扎进了对方的心脏!
就在褐发男子倒下的一瞬间,房间的门被轻轻推了开来……出现在门口的人类女仆在见到眼前的情景时惊恐地惨叫了一声,手里的水晶壶也掉在地上砸成了碎片。
尽管阿布及时将她打晕,但走廊尽头已经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阿布不假思索地挡在了杨瑞的面前,伸手为她挽上了面纱,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说道,“看来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了。不过不要怕,姬玛妮,之后的一切都有我来应付,你只要乖乖地保持沉默就好。我一定会保护你。一定。”
在随后的一片沉寂之中,杨瑞只听见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此时她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弗朗西斯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杀死自己的同类,这是血族中最为严重的诫条。
www.xiaOShuOtxT.NetT xt ~小 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zbjiete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